第二话逆転エアライン

两天前,也就是3月12号,御剑乘坐的飞机正在空中飞行,突然遇到强大气流剧烈摇晃……

昏倒了十分钟……御剑醒来发现自己在休息室,口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包,它并不是自己的。看到电梯,御剑有种不祥的预感,曾经有过在电梯中发生**的经历。电梯终于到了,随着“叮”的一声,电梯门换换打开……真的有一个人*了!!!这样的场景碰巧被一位过来想劝说御剑回去坐在座位上的空中看到,**在整个飞机中传开了……

空姐一缕(木之路いちる)安慰旅客们说**已被**,并宣称已掌握决定的证据。御剑请求给他一个机会。

一缕的证言1(木之路が见たもの):作为一名专业的空姐(CA:Cabin Attendant,空姐的另一种说法。——笔者注),我可以断言,虽然很遗憾,不过这位御剑先生确实是**。我亲眼在电梯处看到御剑先生手持淌着*的**站在那里!着陆之前都请您老实地呆在这里不要动了。

*御剣さまが——>举证-サイフ(包)

当时御剑手里拿着的是包,而上面滴答滴答流着的是葡萄汁,根本没有什么可以作为**的东西。一缕反驳说包里面可能会有什么重的东西,那样的话就可以当**来用了。

#发现#-包上的凸起

打开包,里面只有一本**。可是这本**的主人竟然就是那个!一缕承认刚才确实看错了,不过**还是御剑,为了偷包而杀了。

一缕的证言2(木之路の推理):按御剑先生的话来看,包确实不是**。不过却可以知道是为了抢包而杀的人。难以相动机竟然如此简单,只是为了抢的。

*アクビーさまのお金が——>举证-包——>举证-*体の状况メモ(体状况的记录)

只有一本**,而且电梯中到处是纸币和用,**不可能是为了抢而杀的人!

乘客们议论纷纷,责骂一缕糊里糊涂。御剑出来打圆场,一缕很感动,痛快地打开了御剑的手铐。正在这时冲上来一位满口鸟语的人。原来他叫金克(ジンク·ホワイト),和是同一个的。他说早上6点的时候看到乘坐电梯去休息室,御剑他们发现体的时间是6点15分,就是在这15分钟里被**的。还说自己一直很注意这个人,因为他不停地捧着手机弄出呜啦呜啦的噪音,快烦*了,所以不会弄错的!

御剑坚持要进行现场调查来为自己洗脱罪名。经过一缕的申请,机长同意让御剑调查,不过要在机组工作人员的监视下进行。向左走来到一楼休息室。一缕说现在所在的这个头等舱和商务舱、经济舱是隔离开的,互相封闭,只有工作人员才能打开**。

从哪儿开始呢?**不是御剑的话,首要任务就是要查出**藏到哪里去了。

{调查}-葡萄汁旁边的脚印

葡萄汁应该是在飞机遇到气流震动时打碎的,御剑当时处于状态,那么这个脚印应该就是**的了!可惜脚印太模糊看不清……

{调查}-电梯、***的头部、口袋、右下角地板上金的小猫像

*推理-アクビーの

这个电梯除了能在一二楼之间移动外,还能通往地下储物室,不过只有工作人员有地下储物室的。***是被人从后面**的,眼镜也被打碎了,口袋里有一张自己的照片。地下有一个小猫的雕像(ゴーユーくん),是这个飞机上的商店里的纪念品,而且应该是后一个了,上面有*迹,难道这个就是武器吗?

*逻辑推理——“**のゴーユーくん”&“扑杀”

*逻辑推理——“**はどこにいたのか?”&“エレベータ”

*逻辑推理——“同乗していた?”&“こぼれたぶどうジュース”

小猫像上有裂痕,很有可能这个就是**。**也有可能是在电梯里和***一起下来的,这样的话,葡萄汁旁的脚印就说得通了——电梯里还有另一个人!

此时金克又过来了,因为一些毛蒜皮的小事吵吵嚷嚷。

证言3(目撃したこと):我看到去乘坐电梯了!那个时侯我的怀表正好指向早上6点!15分钟后就在休息室发现体了吧?**一定就是那个时候在休息室的御剑!

*ワシは、アクビーが——>追问

*乗っていたのは——>举证-ぶどうジュースの迹(葡萄汁旁的脚印)

金克所说的况和御剑的推理不符,可是他又不像是撒谎的人。只好请他再做一次更详细的证言了……

证言4(目撃したこと2):从座位站起来时我很烦躁,当时正好不停地看怀表的时间,所以时间不会弄错的。我一直看着他走进电梯,就算在电梯里也看得很清楚,不可能还有另一个人。

*何度も何度も——>追问

原来金克是为了看飞机上提供的才不停地看表的。他说他的怀表在飞机起飞和着陆的时候都会对一下时间,所以是分秒不差的。

*懐中时计の针は——>举证-スカイマガジン

如果飞机起飞时对过了时间,而又没有按照服务杂志上所列的时间放映,只能说明一个问题——这是两个地方的时间,中间存在时差!果然,一缕介绍说飞机上的时间是以中转地“西凤民国”的时间为准的,而西凤民国与目的地的时差大约为三个小时!这样的话,金克所目击到的时间其实是凌晨三点,那么***就是在3点到6点15分之间被**的!

此时空姐白音若菜站出来说,这个时间不对。在凌晨4点至5点之间在中转地加油,这段时间禁止旅客出入,机组成员也没有更换。在5点临出发时白音点名,***还在座位上坐着呢。**发生的时间应该是在5点至6点15分之间。

不巧的是,御剑正是在飞机刚离开西凤民国时去的休息室。金克怀疑是御剑在休息室中杀的人,然后又把体弄到电梯里。

*举证-ゴーユーくん贮金箱(小猫像)

一缕说这个小猫像可以证明时间,因为她5点40分的时候还在飞机上的商店里见过。经过大家的追问,一缕终于吐露说因为有工作,所以那个时候去了商店,紧接着又去了空姐休息室,从休息室出来时看到的案发现场。这个空姐休息室就在休息室的旁边,原来一楼不仅仅是御剑一个人。

御剑提议去商店继续寻找线索,一缕很痛快的答应了,说机长批准可以去任何地方调查。谁知白音却说,刚刚问时机长还说严禁去商店调查呢……为什么一缕撒了这样一个谎呢?

向右走来到商店,果然是一篇狼藉啊。

{调查}-碎裂的展柜

{调查}-旅行箱

在展柜中见到了一顶很小的机长帽,好像在哪儿见过呢……旅行箱是商店热销的产品,据说这个款式是一缕设计的呢!突然不小心碰了一下,旅行箱一下子就滑走了很远。

*逻辑推理——“ちいさな机长帽子”“**のゴーユーくん”

原来这个小帽子是小猫存罐上的啊……

{调查}-展柜

*推理-展柜被打碎的橱窗中空白的地方——>举证-小猫存罐

如果是把玻璃打碎拿出的小猫存罐,那么展柜里一定会有玻璃碎片,可是况并不是这样。所以一定是飞机遇到气流晃动时存罐从里面砸碎了玻璃飞出来的。不过这样的话又和**时间不符了。所以可能有一个替代物存在……白音说如果有的话一定是一缕打开展柜调换的,她是商店的负责人。

*逻辑推理——“エアポケット”&“スーツケース”

这个行李箱很奇怪啊,在飞机晃动后只有它们好像没事一样整整齐齐地摆在那里。

{调查}-左边行李箱的子

#发现#-行李箱侧面的提手

左边的行李箱没有打开防滑块却还整整齐齐地立在那里,很奇怪。打开箱子发现里面有一块带*的布!

*举证-**状况メモ

**一定用这个行李箱搬运过***!这说明了**肯定不是在电梯中被**的,可到底是从哪儿被搬到哪儿的呢?

正在这时,机内广播说已到达目的地,飞机即将降落……虽然已经有了不少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,可是一缕这个人还有很多问题,调查仍要继续下去……

飞机着陆了,**的负责人原来是狩魔冥检事,她不是应该在的吗?系锯**也赶来了,才知道冥在一星期前就回到,好像是为了追查另一起**的线索。

向左走看到冥在责问机长,继续向左来到一楼休息室。金克又在愤愤不平地责问工作人员什么时候才能放他走,还一再嘱咐不要弄坏了他的行李。与金克对话才知道原来他是做品的。

*举证-*だらけの布(全是*的布)

原来这个布就是保加利亚的特产,金克上次来就是做这个布的。至于空姐一缕,刚才进了空姐休息室后就再也没出来。此时冥赶到,阻止御剑继续调查。

狩魔冥の推理:简单地论证一下吧。现场,就是发现体的这间休息室。从***被点名道发现体,只有御剑你一直在这件休息室里。有嫌疑的人就是你了。

*犯行现场は——>举证-ゴーユー·スーツケース(行李箱)——>举证-ぶどうジュースの迹(葡萄汁旁的脚印)——>举证-脚印下面的两条平行线(拖动行李箱的痕迹)

狩魔冥の推理2:你在飞机遇到气流之前就准备好了**小猫存罐,然后藏在休息室里伺机从背后*****,接着把体装入行李箱去坐电梯。这个时候正好遇上气流飞机晃动,体从行李箱中飞了出来。你赶快把行李箱放回原位,然后又装作是个发现体的人。

*あなたは、エアポケットより前——>举证-ゴーユーくん贮金箱

御剑觉得**应该是先用行李箱把***运到电梯上,然后返回行李箱、拾起地上的存罐,放到***身边,再把***的包拿来放在我口袋里。按现在手头的线索来说确实应该是这样,不过冥提出另一个可能:在飞机遇到气流着之前,用打开展柜,拿出存罐并打碎玻璃。现在还无法确定到底应该是哪一种况,冥同意御剑先去空姐休息室调查一下。

通过与一缕的对话,得知原来她根本不可能获得机长让御剑随意调查的,机长非常喜欢白音,只和她关系好。

*举证-ゴーユー·スーツケース(行李箱)

一缕一口咬定在商店只看见了一个行李箱,还说倒数第二个行李箱是被御剑,或者一个很像御剑的人走的。自己房间里的这个行李箱是用了很久的。

#发现#-行李箱上的价格——>机内ショップ——>木之路いちる

有价格,不可能是用了很久的,倒数第二个行李箱是被一缕自己的!追问之下,一缕才说出实:去商店原来是为了行李箱。虽然她很高兴公司采用了自己的设计,可是这一款式的行李箱一直都的不好,让她很难过。为了安慰自己,她每次乘坐飞机都会一个行李箱以减少库存。

这样看来,在一楼一共有三个行李箱了,那个装***的行李箱一定是从仓库里拿出来的!可是仓库的都在一缕这里……一缕打开柜子,才发现她们能打开员工休息室和仓库门的都被偷走了!

来到位于地下一层的仓库。恐怕这里才是真正的案发现场啊!

{调查}-地板上的黑行李箱

这是的行李箱,可是里面为什么会有狩魔冥的资料呢?

{调查}-库存的行李箱

这玩意一个竟然要12万(合 8200元左右——笔者注),难怪不出去!突然御剑在脚下发现了玻璃碎片……

*逻辑推理——“割れたメガネ”&“ガラスのカケラ”

恐怕这个玻璃碎片就是眼镜的碎片,而这里就是现场!与冥对话得知,她之所以一直在机场,案发后立即就能参与调查,是因为她当时正好在机场等着与POLICE会面,准备合作调查一起**。

*逻辑推理——“狩魔冥のプロフィール”&“POLICE”

行李箱中有冥的资料……莫非他就是冥所等的那个POLICE?与冥对话,她不得不说出实,原来她等的那个POLICE确实就是,他正在跟一起案。可是他为什么要来仓库呢?一定是为了查的物品!

一个人是无法进入仓库的,一定有一个以机组工作人员的身份来陪同调查的人!冥认为这个人是一缕。

ケッテイ的な证拠:只要是工作人员,都可以陪同来到仓库。不过问题在于拥有能从电梯进入仓库的。只有一缕有这个!这难道不是决定的证据吗?

*しかし、问题は——>追问——也只有一缕拥有能打开存放**存罐的展柜——>追问

¥选项¥-*体(体)

这个问题在**报告出来前没法下结论。系锯报告说,虽然还没有**完,但是发现从肩部到背部有被殴打的痕迹,*因是由于后脑勺收到的打击!不过头部的伤痕和**是否一致目前还看不出来。

此时金克跑过来吵吵嚷嚷地要他的行李,被警卫拦住后一不小心摔下楼梯……

*逻辑推理——“ゴーユーくん贮金箱”&“***の*因”

*逻辑推理——“见つからない**”&“大きな**”

***从肩膀到后背有很长的伤痕,这么小的存罐不可能造成那么大的伤,也就是说,存罐并不是**。真正的**到现在还没有找到……难道是因为它很大?

¥选项¥-见せるものなどない(它是看不到的东西)

¥选项¥-坠落*(摔*)

也许根本就没有**!是从楼梯扶手处摔下来*的!

*举证-西凤民国の给油

因为在西凤民国降落加油,而且这些货物上有西凤民国的字样,所以可以推断出当时并没有这些货物,确实是摔*的!

{调查}-左上角的货物

此时金克跑过来阻止,原来这是他的货物,据说值十万美元(约合人名币68万——笔者注)。

*逻辑推理——“密输”&“高価な美术品”

难道这个石像就是在跟的品?无奈金克出示了货物是于装运的证明……御剑还是决定亲眼看一看。

{调查}-石像的眼睛——>推理(举证)-アクビーの

石像的眼睛是橙的……等等,的照片上就有这个石像!它的眼睛并不是橙而是红!

{调查}-(石像下部分)石像下的布——>推理(举证)-西凤民国からの荷物

金克的证明上是从装运的,可是石像盖的布却又写着西凤民国的字样,很显然,这个石像应该是从西凤民国装运上飞机的,而那个证明是假的!

报告说已经在货物下方地板上用鲁米诺(氨基苯二酰一肼,用以在较大范围或暗处检验*迹的白有机物质——笔者注)确认了,这个地方的确有过*。冥仍然不放口,索要擦掉*迹的东西。

*举证-ボルジニアの布

现在可以证明是在飞机从西凤民国起飞前被**的了,可是这样一来,又与这个人的证言不符。

¥选项¥-白音の目撃证言

她为什么要撒谎呢?

将白音叫来责问,她竟然说可能是自己记错了……这样的话,从3点钟开始都有可能是的**时间,只好让她重新做证言了。

白音のアリバイ(白音的不在场证明):凌晨3点到4点之间我一个人在员工休息室。凌晨5点到6点之间我一个人在员工休息室。

*午前5时から6时のアイダは——>举证-スーツケースのレシート(购行李箱的收据)

うたがわれる理由(被怀疑的理由):我是员工所以就被怀疑是吗?那一缕也是员工,也应该被怀疑吧!她既是机内商店的负责人,又保管着电梯的。我都觉得她很可疑呢。

*机内ショップの担当も——>追问

白音除了成天在员工休息室外,因为保加利亚语特别好,还负责所有和保加利亚有关的工作。

*わたしの担当は——>举证-レッド像の预り证

那么这个假的证明也就是白音开的了!白音承认,可是又说她只是签了个字而已,和团伙、案无关;就算假设和团伙有关,也和案无关。

*举证-ゴーユー·スーツケース

¥选项¥-の起こった场所

这一切只说明了一点,那就是**做出种种伪装,只是为了把嫌疑栽赃到御剑和一缕身上,而那个**就是白音!白音不承认,让御剑拿出决定的证据。

*举证-行方不明の携帯

到现在只有***的没有被找到了,冥打了一下,手机铃声竟然从员工休息室中响起……

{调查}-员工休息室右侧的物品保管箱

手机竟然是在一缕的保管箱里……这下没什么好说的了。正在冥要带走一缕的时候,御剑突然灵机一动——一定是这个手机中有能指出**是谁的重要证据,**才会拿走它的!

#发现#-手机后面的摄像头

手机有摄像功能,里面一定拍下了与有关的照片!可惜由于从高处摔下已经坏了。冥却说没关系,因为刚刚打这个还能通,说明坏掉的只是液晶屏幕,里面的数据并没有损坏!

调出里面的相片,果然当时还没有石像,这是的铁证!可是这里并没有能指出**的证据啊!

{调查}-照片里右侧的纸箱

金克说这箱子里面装的是衣服,箱子外面用保加利亚语注明的。御剑说这个箱子就是指出**的决定证据!因为**肯定是能看懂保加利亚语,才会打开箱子拿出一件衣服来擦*迹!白音反驳说这是偶然,不懂保加利亚语也有可能打开箱子的!

*举证-上面写有“ベッドシーツ(单)”字样的箱子(照片里左上方二层)

御剑分析,如果不懂保加利亚语,应该就会去打开这个写着所有机组员工的母语——日语的箱子!而既知道写保加利亚语的那个箱子里是衣服,又知道在西凤民国装衣服的这个箱子会被运下去,装单的这个箱子会一直留到后,所以打开装衣服的箱子不会引起目的地的注意,这样的人,只有一个,那就是白音若菜!

白音终于承认了自己的事实,至于动机,当然是看到POLICE而怕参与集团的秘密被发现。一缕的嫌疑也彻底被撤销了。可是冥却又要搭乘下一架航班出国了,她为了调查某个**一直在不同的间奔波。御剑刚要松一口气,突然接到了一个,对方说自己的儿子被拐了……

转自电玩巴士

逆转检事版

v1.0.6

类型:益智休闲

大小:34.02MB

评分:5.0

平台:

标签:解谜脑力日韩游戏男生精选

逆转检事事第五章后篇怎么玩呢,下面一起来和深空小Q看看吧。

第五章后篇:

-指证车头旁的【国旗】

--

穿越国境的**

-指证这句【只有这2样东西,穿越了难以跨越的国境,到了对面的】对应【艾雷巴斯托的达伊伊像】

-出示答案指证【八咫乌的照片】

-出示答案指证【艾雷巴斯托的达伊伊像】

--

在艾雷巴斯托的行动

-威慑这句【「那里的准备完成之后,就为了邀请内基大使而回到这间办公室了」】

-威慑这句【「那时、内基大正在窗边给花浇水」】

-指证这句【「时计草开出了4朵大大的花~」】对应指证【时计草】

-调查【花盆中央2个凹陷的泥土坑】【花朵】

-出示答案选择【出示证物】

-出示答案指证【发簪】

-指出【墙上的十字弩】

--

穿越国境的**2

-威慑这句【「从这里用弩发射那种箭,根本不可能~」】

-指证这句【「如果不是那座雕像的话,那么弩发射的又是什么」】对应【钢丝绳】

-出示答案选择【圆周运动】

-指出【吊扇】

-指证【时计草】

-指证【艾雷巴斯托的达伊伊像】

-调查【雕像的头部】

-调查【头部掉出的金属板块】

-出示答案选择【使用“”】

-指证【马尼右手的片】

-调查【片背后的*迹】

-指证【车内男子左胸的口袋】

-指证【画面偏上方玻璃所映射出的金勋章】

--

后编2

--

永世中立剧场

-逻辑整合【改装工事】与【马尼制作的伪钞】

-出示答案选择【内基】

-逻辑整合【焦虑的内基】与【**马尼的动机】

-调查的【画架】

-推理【画面中内基的花束】指证【**艾雷巴斯托匕首】

-指证【永世中立剧场】

-出示答案调查【下午5点23分】

-调查【手推车】

--

内基的不在场证明

-威慑这句【「按照你们的假设~」】

-指证这句【「那么、老夫就更加没有**共犯马尼的动机了」】与【假面怪2世的便条】

--

内基的不在场证明2

-指证这句【「这么一来,老夫不是根本就没有马尼的动机」】对应【纪念照片】

--

内基的不在场证明3

-指证这句【「这样的话,要老夫从永世中立剧场把体进行运送,是根本不可能的!」】对应【监视摄像机的录像】

-出示答案【马尼体的观察记录】

-调查【手推车内里的*迹】

--

在艾雷巴斯托使馆的行动

-每句都威慑

--

大将一家登场

-出示答案【左右对称】

-指出【巴巴鲁使馆下灰的空地】

-出示答案【巴巴鲁的火灾】

-出示答案【供水拴】

-出示答案【拨片】

-出示答案【**艾雷巴斯托匕首】

--

后编3

--

关于大将活剧

-威慑这句【「但是、演出的内容老夫还记得~」】

-指证这句【「'“大将・五月雨突刺”这是今天才公布的必杀技」】对应【大将】

-出示答案【看到过】

-出示答案【手推车】

--

-逻辑整合【大将馒头】与【手推车里的体】

-逻辑整合【日之丸大将馒头】与【大将馒头被取出来了】

-调查【盒盖上的红圆形】

-出示答案指证【内基・欧德雷】

-出示答案指证【内基的伤】

-出示答案指证【八咫乌的】

关于本次逆转检事2攻略和求逆转检事第二话的攻略!的问题分享到这里就结束了,如果解决了您的问题,我们非常高兴。

逆转检事2攻略